标王 热搜: 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新闻 » 正文

油价暴跌真相:沙特王储大战特朗普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3-13  浏览次数:1
核心提示:3月9日周一开盘后,布伦特原油期货的价格从单桶45.27美元暴跌至31美元,盘中跌幅超过31%,刷新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日内跌幅纪录
 3月9日周一开盘后,布伦特原油期货的价格从单桶45.27美元暴跌至31美元,盘中跌幅超过31%,刷新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日内跌幅纪录(截至3月9日23:00)首先,作为全球主要产油地区,中东国家的实体经济尤其是工业品、消费品生产并不发达,有的甚至还停留在前工业化水平,因此难以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,来维护社会的稳定。

但由于是君主制,所以统治者维护政权合法性的压力非常大。因为,统治工业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成年人,却不给他们投票权,治理的成本会很高。要让他们衷心或者假装顺从统治者,唯一的办法是施以恩惠,用较高的福利制度来收买国民,维护统治。


那么,钱从哪里来?始于1970年代中期的“石油美元”全球循环模式,提供了可能性。

显然,直接把石油销售收入分一部分给国民,一点都不明智。石油收入是本金,用本金产生的投资收益来支付国民,才是更好的方式,这样可以确保本金永远掌握在统治阶层手中,一本万利。于是,当产油国卖出石油,美元即进入国家主权基金,然后再进入美国进行投资。

1970年代中期,美国终结越战,走上经济腾飞的长期通道,一大批优质公司崛起,比如“四大”之二的微软和苹果正是创立于1970年代中期。

于是,中东的“石油美元”通过大规模投资美国,享受着美国经济腾飞的收益——投资于优质公司股权,或者购买美国国债。而这些收益,反过来也源源不断地支付着本国国民的福利。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苏联也是石油出口大国,对西方出口也以主要美元(还有少许德国马克及英镑)结算。但由于和美国是敌对关系,所以苏联持有的美元无法投资美国,享受美国经济发展的好处,而只能放在欧洲的离岸银行账户中收取少量利息,这正是国际金融市场中“离岸美元”崛起的由来。


2014年4月9日,俄罗斯乌斯特-卢加港码头,石油正被泵入一艘油轮(图源:路透社)

换句话说,由于苏联没有机会将宝贵的“石油美元”投入以美国为发动机的全球循环系统之中,而是投入了非生产性的革命输出事业,所以导致财务压力过重,消耗了自己。

但中东石油富国则有着天时地利与人和,他们横跨半个多世纪的稳定统治,正是有赖于这种“石油美元”的三步循环机制:

卖出石油,收到美元——投资美国,获得收益——支付国民,确保统治——卖出石油,收到美元(开始循环)……

只要这个“卖、投、付”的过程无限期循环下去,那么江山就万年永固。但这个循环的持续还必须有三个基础:一是在美国的投资收益能持续增长,至少不能亏得太多。二是国内福利支出速度增幅,必须低于投资收益的增幅,否则就可能入不敷出,或者要让统治阶层“出血”才能填平赤字。三是石油还能源源不断地换成美元,这是最核心的关键。

但现在,这三个基础都面临瓦解的风险。


产油国正酝酿三重危机

首先,美国市场的投资收益正在下降,“万亿级”头部公司看上去很棒,但这也意味着美国优质资产的价格越来越高,即投资成本走高,收益却不一定。而且,摊上WeWork这种“地雷”就更麻烦了。实际上,WeWork恐怕不是最后一颗。

更重要的是,本国福利支出正在暴增。对此,我们不用讨论财政增幅和赤字是多少,只看人口就能说明问题。

以全球第一产油国沙特为例,本世纪初的2001年,该国人口是2120万,而到了2018年已经到达3370万,期间增加了60%。同期,埃及、叙利亚的人口增幅也非常可观,但由于他们的石油收入远远不如沙特,缺乏对国民足够的支付能力,所以走上“阿拉伯之春”的动荡之路。


2010年12月17日,突尼斯发生自焚事件,成为整个“阿拉伯之春”运动的导火索

多出来的人,都是要吃饭的。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关键人物,34岁的沙特王储本·萨勒曼来说,从无忧无虑的公子哥到成为王储的这十几年,国内突然多出了1200万张要吃饭的嘴,压力可想而知。实际上,在这些年,沙特的财政预算支出一直都在“屡创新高”。

在世界所有威权国家,政治的问题本质上都是经济问题,更确切地说是财政问题即支付问题。当统治者没有钱去支付利益同盟,那么同盟就会瓦解,昔日的盟友瞬间反目成仇,曾经的拥趸立刻走上街头,而各种反对势力也比你预期的要多一百倍。沙特这几年发生的事情,已经说明了问题。

第三个基础也是最重要的,即很多竞争对手——尤其是美国的页岩油崛起,正给产油国带来釜底抽薪的经济和财政风险。

本世纪最初的20年,沙特在全球原油市场的份额最高曾达到20%,俄罗斯紧随其后。但随着美国页岩油开采技术的进步,页岩油生产成本降低,销量也进入上升通道,对传统产油国形成了强大的替代和挤出效应。

2018年,美国石油产量占全球的16%,而到2019年,已上升至18%,超过俄罗斯和沙特的16%和15%,美国竟然成了全球最大的产油国。

美国石油产量超过俄罗斯和沙特,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(图源:EIA报道截图)
产油国在石油市场的竞争,本质上是一个成本问题。在原油质量档次相同的对手之间,只存在“谁更便宜”的竞争优势。1960年,欧佩克组织的成立正是旨在通过建立一个价格联盟,来避免产油国之间的价格互残。按照欧佩克过去的逻辑,当全球需求下降,那么就应该统一减产,以维护价格。

但这一次,新冠肺炎袭来,全球经济蒙上阴影,沙特却反其道而行之,宣布了30多年来的最大降价措施。为什么?

显然,沙特的“逆周期决战”显示了新王储的远见和雄心,必须借着这个疲弱的时期,用价格战永远消灭对手(将页岩油挤出市场),至少让它长时间无法恢复,确保“石油美元”自动循环的持续和国家财政的稳固。


学习东亚人的竞争策略

某种意义上讲,“石油的沙特”其实是在学“集成电路的韩国”。在这个世界上,集成电路的硬件其实有着两个霸主,一是美国,二是韩国,而后者往往少为人知。集成电路有很多种,最核心的中央处理器(CPU),其次是存储器,前者美国称霸,而后者韩国三星是带头大哥,在全球的市场份额超过40%。

三星的霸主地位正是靠这种“逆周期决战”来赢得的。在2008年和2012年,存储器行业出现了两次大衰退,全球市场需求急速降低,厂商苦不堪言,但唯有三星一家在这两次“弱周期”中增产,通过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产品,先后击垮了德国的奇梦达和日本的尔必达,从而雄霸江湖。

三星“逆周期决战”底气来自于韩国特殊的财阀模式,财阀控制金融机构,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支持“亏本生意”,但对手没有。尽管击垮对手需要支付成高成本,但击垮之后,则可以通过涨价来赢回来。目前,存储器价格高企,背后正是韩国控制着全球70%的市场。


依靠特殊的财阀模式,三星先后击败奇梦达和尔必达,称霸存储器市场。图为2011年9月22日,韩国首尔,三星开始大规模生产20-nano类内存芯片,三星电子公司董事长李健熙出席庆祝仪式

对韩国的这种“不公平竞争”,作为国际贸易规则制定者和执法者的美国,为何不闻不问?原因很简单,打垮日本人和德国人,这对美国有好处。此外,美国人更愿意做CPU,至于周期性强,利润低的内存行业,韩国人做就好了。

实际上,目前的原油市场刚好有点像当年的存储器市场,它具备了“逆周期决战”的两个条件:一是大市场萧条,新冠肺炎和美股大跌导致信心疲弱,需求可能长期疲弱。二是竞争对手已经快不行了,只差用手一推。

主要的产油国,正大面积陷入麻烦:作为欧佩克轮值主席的委内瑞拉已经崩溃;伊朗深陷政治和公共卫生的双重危机;叙利亚还在内乱;伊拉克的供应能力一直都不稳定等等。

更重要的是,沙特的“百年对手”美国的页岩油降成本运动,正进入一个“平台期”——降到一个程度,但暂时还下不去。所以,在这个时候发起决战,时不我待。事实上,作为第三产油国的俄罗斯也宣布要增产降价,正是看透了沙特的盘算,希望再助力一把,让自己和沙特一起成为未来国际原油市场的“双寡头”。


俄罗斯当地时间10日,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,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没有就减产协议达成一致,但是合作仍可继续。如有必要,各方能够重新就石油产量问题达成一致

油价暴跌后,国际政治的“战略家”们认为:沙特降价是因为和特朗普闹翻,所以故意打击支持特朗普的美国页岩油财团。其实,这只是结果,而不是动因。

学习东亚人的竞争策略,这才是沙特新王储的雄心,也是“石油美元”在三重压力之下,不得不发起的绝地反击和世纪救赎。如果错过战机,中东石油富国长期统治的财政金融基础,将被慢慢瓦解,后果不堪设想。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信息群发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
Powered by DESTOON